2021韩国娱乐产业展望 最受期待导演竟然是他

      随着以OTT为中心影像产业的重组,形成了电影制作公司和电视剧制作公司的合纵连横,庞大的文化内容企业接连诞生。《cine21》面向BH娱乐、CJ ENM、NEW等在内的55位娱乐公司老板、制作人、导演等进行问卷调查,快速应对平台变化的制作公司在此次问卷调查中进入了前几名。根据1月16日公开的调查结果,符合2021年潮流关键词——OTT、韩流和全球、IP扩张、跨界的制作公司受到了业界相关人士的关注。

      一、最受期待的制作公司与导演

      第一位是Studio Dragon。最近的话题作品奈飞(Netflix)原创系列电视剧《Sweet Home》、《惊奇的传闻》都是Studio Dragon的作品。不仅如此。《秘密森林》、《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爱的迫降》、《信号》、《未生》都是Studio Dragon的电视剧。同时覆盖OTT和TV、坚固的制作基础和丰富的导演及编剧阵容,令Studio Dragon在数量、质量和影响力方面被评为业界第一。

      调查还提到Studio Dragon的成功模式对业界造成的影响。Studio Dragon不是以导演为主的制作方式,而是以企划PD掌握主导权的制作方式来谋求电视剧制作方式的变化,展现了成功的典范。为了效仿这种模式,很多制作公司开始了集散离合,现在也在进行当中。虽然期待着Studio Dragon的活跃,但是在电影制作公司也投身电视剧市场的情况下,Studio Dragon今后能否保持现在的位置还需要观察。

      排在第二位的是Kakao M和Climax Studios。集电影、电视剧、音乐、数码文化信息于一体的综合文化信息企业Kakao M是收购电影公司及经纪公司,最近表现出最具攻击性的文化信息企业。去年7月,Kakao M表示,3年后包括大片在内,每年将制作15部原创视频。9月,Kakao M又推出了将在Kakao TV上公开的原创内容。想知道通过Kakao TV看到的内容和现有平台的内容有什么不同和魅力,请密切关注。凭借雄厚的资本实力正在进行很多新的尝试,2021年可能会出现一些成果。不仅是电影、电视剧,网络文化信息也将融为一体,成为文化内容恐龙。就像业界从事者所说,外表上庞大的Kakao M的发展十分值得关注。

      并列第二位的Climax Studios是以网络漫画IP为基础,活跃地制作电影、电视剧等的制作公司。现在正在制作奈飞原创系列《地狱》和《D.P.》,由金多美、全昭妮主演的《灵魂伴侣》、李炳宪、朴叙俊、朴宝英出演的电影《混凝土乌托邦》、《蜂鸟》金宝拉导演的下一部作品《Spectrum》等。原创作、制作、企划事业全部得到灵活运用,在文化内容市场扩大自身影响力的Climax Studios,通过奈飞、Kakao M、希杰娱乐、乐天娱乐等多种项目合作,证明了短期内可以穿梭于电影和电视的企划及制作能力。

      第三位是包括奈飞等在内的OTT企业,以及正在制作奈飞系列《Kingdom》和电视剧《智异山》的电视剧制作公司A story。关于奈飞方面,已超越单纯购买作品的层面,因此继电视剧之后,打算在本地正式开始制作和投资,电影方面是否也会展现出新的作品备受关注。A story成功完成《kingdom》系列,《智异山》的中华圈播映权也成功售出。第四是金容华导演的新制作公司Blaad Studios,第五是崔东勋导演的Caper story、制作《南山的部长们》《从邪恶中拯救我》的Hive Media Corp,制作《三进集团英语托业班》《出租车司机》的The LAMP和JTBC studio。

      应该关注的导演与应该关注的电影及文化内容的结果相冲突。排名第一的是《外星人》的导演崔东勋,第二位是《Sweet Home》、《智异山》的导演李应福。业界对崔东勋导演继《暗杀》之后时隔6年再次推出回归作的期待很高,不过随着原计划于2020年上映的大片因遭遇新冠疫情的巨大变数,选择了奈飞上映或无限期推迟上映,原定于2021年上映的大制作影片也伴随着阴影。

      在这种情况下,制作最大众化内容的导演作品究竟能否在电影院上映,是否具有将观众聚集到电影院的力量令人好奇。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崔东勋导演在无意中背负着要振兴韩国影院产业的使命。期待电影本身,同时也希望此前从未在商业上失败的他能否复兴低迷的电影产业,或者希望他能复兴就好了,我认为他是2021年最受关注的导演。”

      此次问卷调查中最引人注目的结果是李应福导演战胜无数电影导演,占据了第2位。与奉俊昊、朴赞郁、柳承莞、延尚昊、金韩旻、金容华等票房导演的名字相比,电视剧导演李应福的名字被更多地提及,这也证明电视剧和OTT系列作品的影响力增大。李应福曾执导过电视剧《鬼怪》、《阳光先生》等,并且还成功完成了奈飞原创系列《Sweet Home》,对他的评价可以概括为“不断地进化”。

      “通过《Sweet Home》证明了他是在多种体裁方面具有优势的导演,不仅是特定体裁。在浪漫喜剧基础上席卷电视剧之后,OTT也将席卷气势汹汹。而且改变了项目,成为了创造性的项目”,一位业内人士说,“李应福导演没有这种局限和必须这样做的限制,而是以比任何导演都非常开放的视角看待作品。李应福导演为什么是优秀的导演呢?由于《Sweet Home》的成功,人们对将于2021年上映的电视剧《智异山》的期待进一步上升。”

      第三是《寄生虫》之后没有公开下部作品的奉俊昊导演。因为他是“展现了作为艺术家个人对产业所能产生的最大影响力的人物”,“今后的行动也将对混沌的文化内容市场产生影响”。

      第四是无比勤奋的导演延尚昊。延尚昊去年首映《半岛》,并写了电视剧《谤法》的剧本,今年将推出奈飞原创系列《地狱》。延尚昊自由出入电影、电视剧、漫画、动画等体裁和平,不能再只用电影导演来修饰他了。第五是《韩山:龙的出现》的导演金韩旻和《摩加迪沙》的导演柳承莞。

      二、SF时代的到来

      难道惊险片时代已经过去,科幻片时代即将来临吗?从参加问卷调查的55人那里获得31票压倒性支持的类型是SF(science fiction)。在电视剧、惊悚、动作类型占据传统优势的韩国商业电影市场上,SF的未来从未如此光明。严格地说,科幻时代的开幕早在2020年就已经被预测到,但由于新冠疫情的恶化,两部科幻期待作品《徐福》和《胜利号》推迟上映,因此观众的期待和好奇心进一步提高。2021年韩国电影的最佳话题作当属崔东勋导演的《外星人》,由演员郑雨盛制作的《寂静的大海》是韩国奈飞原创电影中第一个向SF递交了出师表,宇宙也成为大势电影必备要素。

      SF的兴起与邻近体裁的受伤也有必要同时观察。考虑到曾是科幻题材不毛之地的韩国市场的倾向,在此次问卷调查中,“魔幻”占据继科幻之后的大势类型第二位也是非常罕见的变化。对机器人、时间旅行、Metaverse(现实与假想的结合)、超能力等SF和幻想体裁下游素材的详细关注,也在受访者之间体现出了鲜明的存在感。在产业第一线的玩家产生这种挑战精神的背景下,《与神同行》系列这一国内IP的新纪元,以及在渴望素材的危机中,以科学、技术领域为素材的作品在全世界范围内呈现增加趋势。

      韩国观众对过去三四年间对体裁电影的眼光变化和喜好度的增加,因OTT的大众化而呈现了更快的上升趋势。其中像《外星人》一样能吸引1000万观众的科幻电影特别值得关注。曾经被认为是永远潮流的“只有男人出演的惊悚电影”即将结束,科幻电影或许会接过这个接力棒,想想都让人感到非常刺激。SF给人带来一丝神秘,而接受惊异输血的韩国商业电影的新地形图的变化给产业带来了健康的紧张感,给观众席带来了清凉感,这是非常明显的事实。

      标榜动作、情节等的同时,再加上科幻要素,追求差别化战略的作品也将形成新的家谱。将动作和超能力英雄结合在一起的《魔女2》、将幻想移植到爱情剧体裁中的《Wonderland》等是代表性作品。Climax Studios将以金草叶作家的短篇小说《Spectrum》为基础制作、金宝拉导演的新作计划也是一部以女性为中心、以作家的SF为中心的作品。

      通过新冠经历过灾难的直接冲击波的文化内容企业,依然对灾难、反乌托邦题材感兴趣。一位回答者准确地预测了“死亡、孤独”这一新的题材,经济危机的指标——喜剧题材也排在前几位。继证明了韩国CG的潜力,去年末的奈飞电视剧《Sweet Home》的气势之后,僵尸和怪物题材预计在2021年也将继续受到喜爱。

      很多人机敏地回答说,在关注游戏和网络漫画的电影化、跨界互动电影的同时,应该摆脱以题材和素材为中心的传统文化企划方式,现在应该先集中在“形式”上。他们深信内容创新的大势,是在题材的破坏和形式的颠覆中实现革新。

      三、今后的课题

      归根结底是电影院。围绕电影院的命运,积极的展望和忧虑各不相同。参与问卷回答者中大多数的电影界人士认为,面临史无前例危机的2020年,电影院恢复正常轨道将是2021年的首要课题。在“政府的刺激政策”、“鼓励电影院观看的奖励制度”、“直接援助”等敦促进行电影院自助的答辩中,今年免收90%的电影发展基金或电影院门票优惠6000韩元等都没能成为有效对策,留下了遗憾。

      在“电影院产业的恢复和稳定化,以及竞争力的强化”这一之上的对立面,同时还提到了“摆脱以电影院为中心的进口依赖度,需要风险分散政策”这一现实性的自救对策。特别是,无论是导演、制作还是投资、配给,都需要“放弃对现有产业的看法”或“思考的新转换”,对新影像产业的生态界产生了危机意识。电影院的恢复和脱离电影院的双重混乱。在此期间,部分回答者提出的关键词是“相生”,即电影院与OTT的合作,“不受平台的界限、区分、地位束缚的多种多样的跨界OTT”作为新战略。

      平台对未来的混乱,从另一方面看,让人切身感受到新冠疫情前开始的长时间内在结构性弊端到达临界点。包括电影院和投资发行公司之间的矛盾在内,确保著作权和制作费的现实化、电影工作人员大举转移到电视剧中的现象等各领域利害关系冲突的焦点问题,在令人感到极度疲劳的同时也分外紧张。

      这表明,2020年11月17日至19日三天内非公开举行的“后新冠时代电影政策推进团对悬而未决问题的认识论坛”(电影振兴委员会主办)上讨论的平行线问题,到2021年也不会轻易缩小距离。其中,为新素材和新类型的全业界的关心和努力,以及对挖掘文化信息的意志非常鲜明。他们讨论了“积极投资可以应对好莱坞的地方文化资讯”、“通过确保文化信息的多样性,加强自身的竞争力”等问题,同时也提出了对优质企划的紧迫性、对下一代创作者的支援以及为剧本作家改善根本待遇的必要性。

      在以商业电影为中心的生存讨论中,应该扩大独立艺术电影的上映机会和上映专用空间,来保护文化多样性的少数派也坚守了稳固的存在感。在史无前例的共同危机中,娱乐业界内部的转向性协商和让步是毫无用处的讨论今年一年。部分回答者们把希望寄托在了制定“后新冠时代政策”、防止利害关系冲突和共同毁灭的特别工作小组、新设综合对策委员会上。

S.T.X Photography

S.T.X Photography

www.shaotian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