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材:一入“色”门深似海

器材对于摄影的最终结果是有影响的,但不是决定性的影响。奥森·威利斯(Orson Welles )说:“相机如果不是诗人脑袋上的一只眼睛,其中的胶卷就没用(A film is never really good unless the camera is an eye in the head of a poet)。”很明显,那个时候的我肯定不是这么想的。

当我用松下DMC-FZ20拍摄了一段时间之后,还特意委托韩国语学堂的一位日本姐姐给带回来一个外闪,这是我买的第一个配件。

俄罗斯蓝猫

然后我发现我的照片还是不如别人拍的照片好看。尽管我拍的照片都是没有主题,不假思索,随手自动档咔嚓的。

特别是结识了几位韩国车模之后,愈发感到松下FZ20相机无法把她们拍得足够漂亮,陷入了“深深自责”之中。

林智慧、黄美姬、李智友、具智星……你们功德无量啊!再过一些年,这些车模的照片都会为思密达赛车史留下多么珍贵的历史资料。

首尔车展

首尔车展,具智星

具智星

首尔车展,黄美姬

黄美姬

首尔车展,林智慧

林智慧

当时我就觉得,之所以拍得不够好,是因为相机不够好,性能不过硬,拿出门也不如人家的“大炮”“亮骚”。

于是开始接触到一个新单词-单反。我也没有去了解它的定义是什么,就觉得能换镜头用的就是单反,鸟枪换上了炮,马上就可以进入高手的境界,不再是菜鸟了。

即使年少时,读过金庸小说,知道独孤求败剑冢的故事:剑冢中,埋的是独孤求败一生几个阶段中用过的几柄剑。 第一柄是一柄青光闪闪的无名利剑。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第二柄是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 第三柄是玄铁重剑,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之前恃之横行天下。 第四柄是柄已腐朽的木剑,原因是独孤求败四十岁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

但这个时候我已经“走火入魔”,一心只想体验一下玄铁重剑。

于是,佳能EOS 40D发布并上市的时候(如果我没有记错,佳能EOS 40D是佳能唯一一台发布的同时上市的单发,通常都是发布几个月后,才有产品上市),立马去首尔南大门相机器材店里拿回一台。

这一天,因为对于单反器材了解甚少,我幼小的心灵被南大门的奸商给深深地伤害了,关于买器材的故事,后文再单讲。

于是在我最富有的时候,总是肩上挎着带有EF 24-105mm f/4L IS USM镜头的佳能EOS 40D,相机包里还装着佳能EF-S 10-22mm f/3.5-4.5 USM和佳能EF 70-200mm f/2.8L IS USM也就是所谓的“爱死小白”。

当扛着“爱死小白”去拍照的时候,自信感莫名涌来,车模们终于肯看我的镜头了!以至于车模们很职业的把眼神从左边第一台相机转到右边第200台相机,你都会自作多情地以为她们是在深情地望着你一个人,鸡血飙升。

终于,画质稍微好一些的林智慧、黄美姬、李智友、具智星们诞生了!“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照片了”!

其实背着这么多器材出门,根本就拍不好照片的,时间都浪费在了换镜头上。不过我不后悔,咱也年轻过!另外,这个焦段搭配还是值得推荐的。

黄美姬

黄美姬

黄美姬

可能很多的摄影爱好者们对于器材升级的步骤都是差不多的,下一步就是全画幅了。

相机厂商们坏就坏在,每年都出一款新产品,每次都是硬件升级一点点,来撩拨你驿动不安的小心脏。

当我撇了40D,跨过5D和“无敌兔”直接买进了佳能EOS 5D markIII,这时候觉得,适可而止吧。

器材是换不完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现在苹果手机的拍照效果就应经很棒了。如果你只是拿着一台30万人民币的数码后背拍个“茄子”,我只能说我很羡慕你,但我不佩服你。

独孤求败之所以草木竹石均可为剑,是因为其内功深厚。我手里就算是拿着价格再贵,性能再好的相机拍不出作品来,那就真的是败了。

现在出门,除了拍摄任务外,基本都是只带一个35mm的定焦头,偶尔也用胶片机拍一拍。

Digiprove sealCopyright protected by Digiprove © 2016
S.T.X Photography

S.T.X Photography

www.shaotian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