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起眼的职业 用直觉来画画

      1月7日,飘在思密达发布最后一组2021年12月在国内各地使用Redmi K40 Pro+拍摄的作品。

      摄影当然是一种表达方式,就跟音乐与诗歌一个样。这是我的表达方式,也是我的职业。不过,除了这一点,这还是一种让我们可以通过图像见证事物的方式。

      每次我按下快门,都是保存消逝之物的方式。

      我当时只是想,照相机是一种用直觉来画画的快速方式。

      对我来说,只有一件事是重要的,那就是瞬间和永恒。永恒,就像是地平线一样,无限延伸。因为我很难谈论过去,因为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了。所有我想说的东西都在我的照片里,我的照片就是我的记忆、我的私人日记。对我来说,摄影也是绘画的一种,这是最棒的摄影,但是它还包含着一种对时间的永恒抗争:你看着事物消失,一切都是转瞬即逝的,当我拍摄一个女孩的时候,我不能说“再微笑一下”……因为它已经结束了。

      摄影带给了我对世界的一种直接地认识,使我能通过一个有意义的特殊细节去记录。摄影是一种理解方式,是一种更紧张的生活方式。我既没有“使命”也没有“任务”,我有一个观点,摄影是一种很重要的交流手段,我们应当对数百万的人负责,这些人因我们而被牵扯到新闻报刊刊出的报道中。我们不该玩弄低级手段,低估公众,也不应该故作高雅。画家们将作品带去博物馆,而我们把作品带给大众。

      摄影除了在造型方面与我对绘画的兴趣相关之外,它对我而言是一种记日记的方式。我用摄影记录我的所作所为,我可以在任何时候拍照。我只不过是那些吸引我眼球的东西的见证人……

      我们拥有一份不起眼的职业。如果到了一个大家都认识我们的地方,如果是被一家大的杂志社特派,人们就会为我们铺红毯;否则,我们受到的接待就跟来修理抽水马桶水箱的师傅没有两样,还有可能得带走烟灰缸。我们的职业不是很受尊重。

      人们说:“嗨!那个摄影师!”接着就是:“把照片给我发过来。”人们不会想到对一位操控着巨资的银行家说:“嗨!给我一万法郎。”摄影家们没有太明确的社会地位,他们身处边缘,人们常自问这些在大街上跳来跳去的怪人到底是些什么人。

      我的父亲,在1932年根本不为我是一名摄影师而自豪,他甚至都不愿意把这件事告诉他的朋友。摄影满足了我内心当中对于冒险的渴求,这是份真正的职业。——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飘在思密达原创 图片版权所有】

      【与这个世界合作 凭感觉拍摄街头】(点击进入)

12月手机街头摄影

12月手机街头摄影

12月手机街头摄影

12月手机街头摄影

12月手机街头摄影

11月手机街头摄影

11月手机街头摄影

11月手机街头摄影

11月手机街头摄影

12月手机街头摄影

12月手机街头摄影

S.T.X Photography

S.T.X Photography

www.shaotian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