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摄影家系列之一 朴正根“入岛祖”摄影展

      6月1日至24日,韩国纪实摄影师朴正根的个人摄影展“入岛祖”在首尔弘大Sangsangmadang举办。

      “入岛祖”是朴正根历时8年创作的系列作品,意指从各地到达济州岛首次安定下来生活的人们。“入岛祖”原意指背井离乡来到济州岛,成为岛上土生土长后代们的第一个祖先的人。

      济州岛气候宜人,享有独特海岛风光,生活节奏慢,是韩国的宜居之地,吸引很多在现代快节奏生存竞争中疲惫不堪的人们来此定居。《入岛祖》系列作品以“自然”和“文化”为主题,旁观青年一代“入岛祖”,将他们界定为社会结构变化带来的“不安阶层”。【飘在思密达原创 图片版权所有】     

      【“时尚摄影之父”诺曼·帕金森 “Timeless Style”主题摄影展】(点击进入)

      一、展馆内部

韩国摄影家、朴正根

韩国摄影家、朴正根

      韩国青年一代求职难,即便找到工作,也不如推动产业化的父母一代人那样,找到足以压抑自己内心声音的所谓的好工作。甚至,住处都不能稳定下来。工作不稳定,或者一直找租金相对廉价的房子居住导致经常搬家,也使得户口本上的记录越来越长(韩国法律规定每次搬家都要申报)。

      与其这样,倒不如找个地方安定下来,凭着自己的技能和热情,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于是,很多青年人脱掉束缚自己的西装,来到济州岛的各个地区,凭着各自的才能与热情,也改变着济州岛的色彩。会电焊技术的制作各种造型的艺术品,以丰富的生活经验为基础写文章或拍照,到闲适的小村落开个充满都市风情的咖啡厅或运营民宿……文化的这种表现,在照片中通过“入岛祖”生动的个性表现出来,与产业化时代发光发彩堆积如山用来出口的集装箱形成鲜明的对比。

韩国摄影家、朴正根

韩国摄影家、朴正根

      还有,在城市里也没有享受自然的闲暇。“入岛祖”中相当一部分人都是被济州岛的自然魅力所吸引,才下定决心到大自然中享受生活。只是,这种自然也不是完全未经人类改造的第一自然(first nature),其实也是经过人类物理改造实现的想象中的第二自然(second nature)。

      对为躲避紧张的生活移居到济州的青年“入岛祖”来说,没有被竞争社会污染的自然虽然是可以获得喘息的藏身之地的条件,真正去寻找的自然实际上是被归结为为进行资本主义生产的“被包装的自然”。济州海女的主要采取物——章鱼的造型物体穿梭在海边的围墙上;各种以自然为主题的公园的另一边,腕龙的脑袋突然冒出来,观望着“入岛祖”一家人……

韩国摄影家、朴正根

      朴正根通过《入岛祖》系列作品,将追求文化和自然的青年一代“入岛祖”划分为“不安阶层(precariat)”。英国学者Guy Standing提出“precariat”,来自于precarious(不稳定的)和proletariat(无产阶级)两个词的组合,指处于不稳定雇佣关系中的无产者。

      Guy Standing分析“precariat”具有4A特征,即Anxiety(焦虑不安)、Alienation(疏远)、Anomy(失去社会规范)和Anger(愤怒)。不能确保稳定的经济基础在边缘飘忽不定从而流向济州岛的青年一代,虽然有一大堆华丽的色彩和才华横溢的道具,却掩盖不住充满4A因素不安的内在心情。

      二、海报

韩国摄影家、朴正根

      济州岛的自然也好,人也好,或者艺术造型也好……照片中的“入岛祖”抵达济州岛时间不长,尚未扎下根,看上去还是有些格格不入。随着时间流逝,他们也会被认为是济州岛的椰子树、橘子树一样,成为济州风景中不可分割的部分吧。

      没有什么是原来那样!

S.T.X Photography

S.T.X Photography

www.shaotian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