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拍:我最喜欢的摄影方式

      街头是一个大舞台,众生的舞台,众生的人生舞台。

      街头每天都有不同的故事发生,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比起其他各种摄影类别,个人最留恋的还是街头摄影。【飘在思密达原创 图片版权所有】

光化门,教保文库

(首尔一处地铁站,一个小男孩给流浪者送钱)

      如果说最开始给我震撼的是国家地理杂志的风光摄影作品,Steve McCurry旅途上的人像摄影作品与Nick Brandt的野生动物摄影作品,然后就开始想周游世界了。我们似乎都有一种误会,认为没有拍到大片是我们没有在那里。其实大片除了设备与技术层面的因素外,都是经过精心策划与长期准备才开始拍摄的,风光摄影作品可能还需要一点运气的成分,商业片还需要你有一个好的创意。如同我们平日里走马观花式地旅游,是拍不出来作品来的。我4月份的时候曾经带着10多个韩国朋友去西安-敦煌一游。我们全是重装备,集中了佳能与尼康两家的硬件精华。可惜一路上走马观花就是拍纪念照了,一个周下来都没有满意的照片,拍照是需要时间的。于是,之前想过多次的想法又浮现脑海。摄影注定是一个人孤独地完成的作业,人太多了不仅没有帮助,反而还容易出现同样角度拍摄的相同作品。街头摄影这点就比较好,不会出现相同的作品。即使两个人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拍摄,拍出来也是不一样的。然后是如果说为了拍照,那么这种没有准备的即兴出游是不可取的。再有一点是,别人拍过的地方最好不要去了,除非你可以拍出新意来。想做作品,就不要做XX到此一游的傻事了,浪费时间浪费钱。有拍故宫角楼的,拍漓江渔翁的,拍元阳梯田的……最近流行航拍,很多人又会忙着去研究无人机(drone),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当然,我也不否认,去相同的地点不同的人拍出来的照片还是会有不同。我只是想,为什么我们不是第一个发现那个拍摄角度的人?

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世宗文化会馆

(纪实摄影大师萨尔加多,首尔世宗文化会馆,20141214《创世纪》摄影展)

      现在想想,第一次给我震撼的作品,也许还是上初中的时候,南非摄影师Kevin Carter拍摄的《饥饿的苏丹》(The Starving Sudan),一个孩子在秃鹫的注视下蹒跚爬向食物救济中心。看完普利策奖(Pulitzer Prize) 获奖作品与世界新闻摄影奖(WORLD PRESS PHOTO)作品,然后就想拿起相机拯救世界了。关于战地记者,很憧憬,但没有那个勇气吧。我想活到老,拍到老。我喜欢摄影,但还没有到赔上性命的程度。命都没有了,还怎么拍照?至于纪实摄影,主题作业越来越长期化。萨尔加多的《创世纪》拍摄8年,游历32个不同国家。近日刚收到台湾朋友带回来的摄影家阮义忠作品集《人与土地》、《失落的优雅》,翻了一下《人与土地》作品时间跨度大概也有10年。除了前期准备,拍摄这些作品需要很大的经济支撑,比方你要解决这期间吃饭的问题,车票的问题……等等。重要的是,你还需要有决心去死一次从而深入不毛拍摄。比方萨尔加多在巴西帕拉达高原露天金矿,以《关注中国污染》专题获得第30届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纪实基金摄影奖的第一个中国纪实摄影家卢广(貌似整个亚洲摄影师中获尤金·史密斯奖的也是独一家),走遍了中国的重污染区,这都是玩命的活儿。

      关于商业摄影,每天千篇一律的流水作业,对我一点吸引力都没有,还要摆弄各种灯具与道具。至于艺术摄影就更不用想了,没有那种想象力,这事儿跟应试教育多少还是有点关系。

      目前,我能做的也就是像Henri Cartier-Bresson、Andre Kertesz、William Klein、森山大道、Elliott Erwitt、Vivian Maier、Robert Doisneau们一样,每天拎着相机溜溜街了,成本低呀!

      怎么拍好街拍?街拍不是拍得不好黑白凑,磨粗颗粒模仿森山大道。街拍是观察的艺术,罗丹说过:“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我觉得拍摄者首先要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对周围的事与物充满好奇心。

仙游岛公园

(仙游岛公园,蝉壳)

      关于街拍的器材,其实器材是次要的。器材越隐蔽越好,很多人用莱卡相机拍,大致是因为小巧结实画质好,现在的苹果手机就挺合适的。与刚买单反的时候喜欢拿着红圈显摆恰好相反,我现在扫街绝不用红圈头,太扎眼,喜欢挂一个便宜的35mm定焦头。相机对于我而言,更像是狙击枪,在某一个瞬间一击致命,而不是新闻记者手里的机关枪。另外,要养成随身携带相机的习惯,因为不带的时候总是有遗憾发生。我平日上班的时候也背着相机,只有一天没有带相机,那一天韩国演员金泰希到我们公司做韩剧《龙八夷》相关的专访,搞得我一个周心情都不爽。

      街拍的最高境界就是“大隐隐于市”。拍摄的时候,需要隐匿于人群当中,观察并等待时机。还要注意变化位置,变化角度拍摄,直到拍摄到可以打动人情绪的照片为止。最后,如果说还可以给一个小建议的话:早上起来出去拍摄会得到更多有趣的作品。看看中国摄影大师何藩拍摄香港的作品,你就会发现,很多都是早晨拍的。

仁寺洞,外国游客

(仁寺洞,在逗孩子的外国游客)

首尔明洞

(明洞,美腿之下站着一群爷们)

S.T.X Photography

S.T.X Photography

www.shaotian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