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静止 每日一摄

      3月20日晚9时许,疫情防控指挥中心终于发来短信,明日起可以有条件(出示12日以来的三次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外出。

      居家静止多日,反而有些懒得出门了。这个居家静止的原通告文里是这么说的,“全区实行人员静止,居家静止,原地静止,原岗位静止,对重点区域开展人员筛查”。

      这还被胡锡进发文指正了一番,“静止文稿拿到网上,难免有槽点,那四个静止在文法逻辑上有点别扭。然而疫情当前,文字不特别重要。”

      四个静止确实有问题,在家静止干什么?不过非常时期,大家明白意思就好,也不必咬文嚼字了。

      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日本著名摄影家滨谷浩说过,“作为一个摄影师,也作为一个人,我需要定量的孤独,所以我住在这里,离东京一百公里的郊区。我喜欢有时面对城市和人群,但我需要距离。”

      全城静止,路上没有了车辆,没有了行人;个人有了时间,有了空间。每天在家这么长时间,确是有时间静下来看看自己的家乡。飘在思密达每天都挖空心思,在各个窗口找角度拍一张照片,为自己留下一个小小的记录。

      特殊的日子,值得记录。还因为到了后面几天,都开始有点分不清哪天是哪天了,昨天的事情和今天的事情混为一谈,即便自己有过隔离生活的经历。

      飘在思密达原以为没什么可拍的,但结果拍了花开花谢,也拍了半夜风雪,比预期要好。虽然自己仍然走不出这个长得出奇的瓶颈期,睡眠障碍也依旧存在。【飘在思密达原创 图片版权所有】

飘在思密达黑白摄影作品

飘在思密达黑白摄影作品

飘在思密达黑白摄影作品      

S.T.X Photography

S.T.X Photography

www.shaotian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