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缩人类科技精华的杰作——徕卡M6

      今年2月27日,我去那个曾经徘徊了无数次的相机店里,把这台惦记了很久的徕卡M6带回家。刚好,生日过了没几天,也算是今年的生日礼物吧。

      黑色机身Leica M6 TTL 0.85倍率 +蔡司C Sonnar T*50mm F1.5 ZM+BW滤镜+手柄,一共花了300多万韩元,总算了了另一个心愿。鉴于徕卡驰名百年,机身与镜头系列的复杂,我去之前也是在网上查了很多M6相关的资料,看了很多的二手相机店。最终符合我胃口的就找到这一台,虽然买得贵了不少。每到要花大钱这种时候就会想,如果10年前就开始倒腾化妆品,做做代购也许早就买了呢?很多人奔驰宝马都买了,我还是觉得那不是我要走的路。不经商,不从政,因为这会影响拍照的本性。从某种方面来讲,拍照是个很简单的事情,但需要心地单纯的人才可以做到最好。

徕卡M6

      因为徕卡镜头实在太贵了,所以买了德国另一家光学泰斗——蔡司的镜头。就目前而言,对我够用了。Leica M6可能就是我买的最后一台相机了,以后也许需要的时候会买一台8×10的大型相机?买完之后拍了还不到10个卷,因为按快门是一个很奢侈的事情。现在从来不会随便按快门,这也是我开始不喜欢摄影记者这个职业的原因,我不喜欢记者的拍照方式,太机械化、自动化了。徕卡M6也许太过完美,以至于我一直想写点什么来夸夸这台浓缩人类科技精华的杰作,却总是想不出什么词汇。

      首先看长相,古典优雅,即便在今天这个看脸的年代,估计你也找不出比徕卡相机长得更像相机的相机了。红色的可乐标,总是集万千宠爱集于一身,令多少人为之神魂颠倒。加上Leica M6机身小巧,口袋般大小的身材,让你可以很好的隐身于闹市之中,是街拍的最佳伴侣。想想如果你带着一台佳能EOS-1DX Mark II街拍会有多不自在,整条街上人们的目光都会集中到你的相机身上。还有一个最适合街拍的条件,徕卡M6的快门坚固、顺滑而且声音很小,就像是我的手穿过了你的秀发,而你还没有发觉到。M6的快门结构,令你可以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手持拍摄挑战1/15秒快门,捕捉“决定性瞬间”的成功率都是相当高的。

partner

(2016年3月拍摄于东大门)

      其次Leica M6的取景器明亮,即使在光线很暗的情况下,此外还可以看到成像范围之外的情况,令人拥有“先见之明”。取景器中可以看到测光表的指示灯,如果你可以保证曝光准确,这个机身仅有的电子元件组成的测光系统即使不工作也不影响拍照的。

      然后再说质量,德国人在精密机械方面的做工质量毕竟不是吹出来的。据说二战当时很多美国部队随军摄影记者都配发了徕卡相机,而根据美军规定,遇到紧急情况(如即将被俘)时必须破坏随身的装备,相机也在其列。一般情况下美军士兵往往用锤子或枪柄砸毁相机,不过这对徕卡相机来说却并不管用,使用徕卡的随军记者往往需要将手榴弹绑在相机上才能炸毁徕卡相机。通常徕卡的使用寿命是可以达到100年的,加上一些稀有因素,所以在2012年5月12日的WestLicht相机拍卖会上,一架徕卡0系列相机以216万欧元成交,刷新世界最贵相机的纪录。因为徕卡0系列相机原产25台,目前存世仅12台。

徕卡0

      最后列举几张徕卡相机镜头下诞生的名作:

徕卡旁轴相机

1936年,西班牙内战战士之死 – 罗伯特·卡帕

徕卡旁轴相机

1938年,马尔内河岸边野餐 – 亨利·卡蒂埃-布列松

徕卡旁轴相机

1945年2月,苏军攻克柏林后苏联士兵爬上德国国会大厦屋顶 – 叶甫盖尼·哈尔岱

徕卡旁轴相机

1950年,公民警卫队 – 尤金·史密斯

徕卡旁轴相机

1972年,越南的汽油炸弹攻击 – 黄功吾

徕卡旁轴相机

1974年,纽约城 – 艾略特·厄维特

Digiprove sealCopyright protected by Digiprove © 2016-2018
S.T.X Photography

S.T.X Photography

www.shaotian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