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谷美术馆安德烈·科特兹展 向摄影大师们的老师致敬

      8月20日,趁着中午雨稍停,我去了光化门附近的省谷美术馆,观看了在那里举办的安德烈·柯特兹(André Kertész,1894-1985)摄影展。

      安德烈·柯特兹摄影展在省谷美术馆两栋楼分别进行,共展出189幅作品。安德烈·柯特兹晚年将自己的10万张原版胶片以及1万5千余张彩色幻灯片捐赠给了法国文化部,此次展出作品都是由这些原版胶片打印制作,并按照匈牙利时期(1912-1925)、巴黎时期(1925-1936)、纽约时期(1936-1985)、DISTORSIONS系列分类进行展出。

      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以报道战争的摄影垂名;比尔·布兰德(Bill Brandt)以三十年代英国人的生活纪录留世;曼 ·雷(Man Ray)是超现实摄影的先驱;而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则是摄影中的决定性瞬间的阐释者。这些大师们虽然风格迥异,却都曾经从柯特兹的影像表现中汲取养份,截然不同的表现手法也都可以在柯特兹的作品中找到影子。

      安德烈·柯特兹出版了《摄影生涯六十年》(Sixty Years of Photography,1912—1972)时,摄影巨孽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写了一封信给他。“安德烈,谢谢您出了这么伟大的一本书,您才是我真正的老师,我以身为您的学生为荣。”柯特兹并没有教过布列松,在这之前他们也没有特别的交情。论及名气与地位,布列松早就是摄影界的毕加索,而柯特兹早已被人遗忘在纽约多少年。

      对此,他也始终耿耿于怀:“当时的许多美国人智力非常低下,不能理解我的摄影。我再怎么说,他们还是根本不懂。《时尚》杂志也要我给他们干活,可我不太想给他们干。我想的是尽量依靠卖自己的书与作品来维持生活。1939年拍摄的《垂落的郁金香》,那朵垂头丧气的郁金香就象征了那个时代的我。一直到六十年代为止,我一直受冷落。那也许正是摄影本身不受理解的时代。 ”直到美国的摄影走向日渐成熟,赶上欧洲二十多年前的步调时,才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国度里竟然有这么一位大隐隐于市的人物存在,那时的柯特兹已经七十四岁了。

      安德烈·柯特兹摄影展的展出时间一直到9月3日,门票10000韩元。展示现场还有柯特兹在巴黎街头作业当时的影像内容,可以看到安德烈·柯特兹与另一位大师罗伯特·杜瓦诺(Robert Doisneau)在巴黎街头相遇。【飘在思密达原创 图片版权所有】

      注:本文照片使用iPhone 7 Plus,在美术馆方面同意下拍摄。

      一、展馆作品

安德烈·科特兹、André Kertész、省谷美术馆

安德烈·科特兹、André Kertész

安德烈·科特兹、André Kertész

安德烈·科特兹、André Kertész

安德烈·科特兹、André Kertész

安德烈·科特兹、André Kertész

安德烈·科特兹、André Kertész

      二、大师金句

安德烈·科特兹、André Kertész

安德烈·科特兹、André Kertész

安德烈·科特兹、André Kertész

安德烈·科特兹、André Kertész

安德烈·科特兹、André Kertész

      三、影像内容

安德烈·科特兹、André Kertész

安德烈·科特兹、André Kertész

S.T.X Photography

S.T.X Photography

www.shaotianxiang.com